爱情可以理性,不再有问题

发布时间:2021-06-29

「哪有情人不在一起过情人节的?」这是刚陷入爱河的年轻女孩杉杉心中的疑惑,可能也是许多人根深柢固的观念。

几年前,一部爱情都会剧《杉杉来了》,其中的男女主角就曾面临这样的考验。

大老板封腾跟小职员薛杉杉谈起恋爱,刚刚进入交往。杉杉从老家过完年回到上海,满心欢喜送上一个小礼物,提前祝福新男友情人节快乐,封腾的反应却出奇的平淡,仅仅说道:「家里有个传统,从来不过情人节,不过我很喜欢这个礼物。」引发杉杉一阵错愕,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。

虽然不解,生性单纯的杉杉愿意接受封腾的说法,身旁两个闺密却不从,认为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。

先是专门书写爱情小说的双宜说道:「男人不跟你过情人节,就是要跟别人过,情人就要一起过情人节。」还说:「钱对这样有钱的男人来说,无关紧要,时间才是最宝贵的,把时间给你,才算是爱你。」杉杉开始觉得疑惑。

双宜继续推测:「会不会因为是两个人还在试试,所以情人节直接跳过,或者封腾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测试杉杉。」另一个闺密,也是杉杉的堂姊柳柳接口说道:「以此来测试杉杉,是不是跟其他想嫁入豪门的女孩一样,爱慕虚荣。」说得杉杉不禁想到:「以封腾的个性,测试有可能。谈恋爱被测试,这种感觉好差。」

最后柳柳又强调:「不可以被封腾牵着鼻子走,要表示姿态,情人节可以简单过,不送礼物也没有关系,但是不能不过,这是姿态的问题。」双宜也跟着附合:「这是姿态,要不然以后你连说话余地都没有。」杉杉忍不住在心里叹气:「以前没男朋友的时候,发愁一个人过,现在有男朋友了,还要愁过不过,怎么过才不会失了姿态呢,是不是太累一点啊。」

杉杉终于鼓起勇气,跟封腾提出一起过情人节的要求。

杉杉问封腾:「你爷爷不准过情人节,那你父母都不过了吗?」封腾表情严肃,淡淡地回答道:「他们偷偷过。」杉杉说:「那我们也来偷偷过吧。」接着自顾自的想出各种方法,像是不用送花,不用买礼物,来个小旅行等等,不过怎么想都会想到吃,忍不住自我解嘲说道:「这是我薛杉杉25年来第一次过情人节,不能再吃了。」封腾听了面色更加凝重,又淡淡地问道:「你说,这是你第一次过情人节啊。」杉杉笑着点点头,封腾还是无语。

封腾愈是没有答应,杉杉心里愈是著急纳闷,即使封腾带她到他个人的公寓,是杉杉认为能跟男朋友拥有一个秘密基地,是许多女孩的愿望清单之一时,她还是感受不到身为封腾女友的快乐。

这时候的杉杉,心里都只有要不要过情人节,已经没办法看到其他东西。最后,当封腾说到需要出国洽公时,杉杉的心更是荡到谷底。

爱情可以理性,不再有问题

情人节非要两人在一起?不庆祝就是不爱了?

杉杉不解地走在街上,心里想着:「这哪算情人节嘛,明明是情人的劫难嘛,说不定,对封腾来说,我们根本就没有真的认真过。」杉杉渴望过情人节,好像已变成是一个打不开的心结,连带对两个人的感情也怀疑起来。

情人节当天,办公室洋溢着过节气氛,有人送花来,有人吃巧克力,只有杉杉收下大批文件,独自加班,忙到很晚的时候,出差回来的封腾才出现在门口,带她到他的公寓。

杉杉很忐忑,觉得这是封腾要跟她摊牌说分手了。公寓居高临下,两个人站在客厅落地窗的两端,面对一大片美丽的上海夜景,默然无语。

最后,封腾开口缓缓说道:「我父母是在情人节那天出游,车祸去世的。当你第一次送我礼物,提醒我过情人节的时候,我就想告诉你了。但是当我知道,这是你人生第一个情人节的时候,我没有办法开口。」

接着封腾再走到杉杉身旁,看着她的脸说道:「我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女人,就是因为我不能陪她过情人节,所以她跟我分手了。我知道这一天,对许多女孩来说有多重要,但是我不能允许,在这一天以任何形式庆祝。薛杉杉,跟我在一起,你永远都过不了情人节。」

其实在此之前,杉杉已从别人口中意外得知原由,此时再听到封腾真诚的解释,忍不住开口说道:「封腾,那天我去办公室找你,其实是要告诉你『我不过情人节了』,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有些情侣一年只有一天过得像一对恋人,而我们,这一天纪念你的父母,其余的每一天,我们都过得像情人节一样,好不好?」说完还主动踮起脚尖亲吻封腾,最后两人深情拥抱。

谈恋爱需要浪漫,还需要一点点理性。

情人一起过情人节是合理的期待,但并非一成不变的铁律,可能因时、因地或因为各种原因有所变化,如果只抓着根深柢固的观念不放,可能会像爱情中某些不合理的期待,如「在爱里不能有秘密」或「爱就是要牺牲」,容易使两个人的关系陷入僵局或无法避免的冲突,进而成为爱情中的迷思。

打破爱情问题最好的方法,是在感性的浪漫爱中仍保有理性思辨的能力,像是可以看到彼此的差异,了解彼此的期待,对爱情抱持合理的信念,才能使两个人的关系既甜蜜又顺遂。

热门精选

大家正在看